公司新闻

电商冲击下实体店铺失去竞争力

  曾几何时,武昌广埠屯电脑城全国驰名,业内流行顺口溜:北有北京的中关村(000931,股吧),南有武汉的广埠屯。往年金九银十,9月开学季,广埠屯电脑城商圈内九大电脑城内人声鼎沸。而今年国庆长假前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市场内一片萧条。有关部门保守估计,广埠屯商圈数码商户至少减少了三分之一。南极电脑城等商场,只剩两成多商户还在经营数码产品。
 
  电脑城改卖豆腐脑:电商冲击下实体店铺失去竞争力
 
  开学季电脑城冷清
 
  过去,开学季是电脑市场的黄金旺季,市场内客流熙熙攘攘,大学生们相约前来选购电脑。然而,记者9月23日在广埠屯电脑城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您好,买手机吗?需要什么样的机型?进来看看!”记者走进武汉电脑大世界一楼大厅,多家品牌手机的销售人员就上来询问。电脑市场几乎变成了手机市场。
 
  随后记者又来到二楼,整个二楼的顾客寥寥无几,电脑城地下负一层也很冷清。
 
  广埠屯电脑城商业圈曾经占据武汉电脑市场的半壁河山,“赛博、资讯、华中、珞珈、南极、武汉、兰普、大世界、百脑汇”九大电脑城,无不是大名鼎鼎,广埠屯电脑城不仅是武汉人买手机和电脑的首选,也是外地零售商和批发商的必选之地。
 
  李先生代理销售品牌电脑,2008年就入驻广埠屯的电脑城了,算得上是较早的一批经营者。谈及目前的经营状况,他连声叹气:“现在很多商户已经在亏本经营,我打算再坚持一阵子,实在不行就不干了。”在他的记忆中,2012年的时候每天可以卖出十几台电脑,而现在生意好的时候能卖出两三台,有时一台都卖不出去,按照这个销量根本无法盈利。他说,他的店铺位置还算好的,有些商家可能连续几天都卖不出去一台。
 
  卖电脑的门面改卖豆腐脑
 
  洪山区广埠屯工商所的郑女士,是长期负责南极电脑城的工商管段人员,她说,“南极电脑城大多门面已改成了餐饮和百货店,卖电脑的门面改卖豆腐脑,卖手机的改卖黄焖鸡,只剩四分之一的商户还在经营数码产品。”原来有约200户卖手机电脑,现在一层和三层,全部改成餐饮商户。百货等其他门店,也占了不少铺面。
 
  赛博广场原来有350户卖手机电脑的,现如今也开始引进“非数码经营”,光是百货商户就有150户,此外,还有40多户餐饮经营户。负责百脑汇电脑城管段的工商人员也告诉记者,百脑汇电脑城也正在积极“转向”,目前,已有40多户餐饮经营户入驻“百脑汇”。
 
  武汉市洪山区广埠屯工商所的黄所长说,广埠屯电脑城商业圈,高峰时曾有卖数码产品的商户5000多户,主要是卖手机和电脑的,主要服务对象不仅是武汉大学城的大学生,还辐射华中五省,及至大半个中国。目前,卖手机和电脑的商户不少都改了行,最保守估计,数码商户减少了三分之一。
 
  传统电脑城受电商冲击
 
  谈到如今电脑行业销量下滑的原因,商户们说得最多的是受电商的冲击。“曾经,顾客到电脑城是为了买电脑,但如今大多顾客来这里是为了比较价格。”谭先生说。
 
  另一商铺的王女士说,跟电商比价格,实体店铺根本没有竞争力,“我们有租金和人工成本”。
 
  除了电商冲击,谭先生表示,电脑生意不好做还与整个市场规模萎缩有关,“笔记本、台式机现在已经不是热门的电子产品了,手机、平板电脑才是主流。”他表示,现在他除了经营电脑,还兼营摄像头、游戏光碟等周边产品,有时这些产品带来的利润甚至超过电脑。
 
  手机店“升级”体验店
 
  记者发现电脑城不少手机店都“升级”成体验店,老板会现场详细地介绍手机的性能,根据顾客的特殊需要,提供不同的手机,并现场演示照相效果、语言操作等特别功能。现场,手机店里的手机价钱与网上的价格也差不多,最重要的是,手机一旦出现“三包”问题,可直接到店家投诉;而如果是网上买的,还要向外地工商部门投诉,会比较麻烦。
 
  除了服务升级,销售的产品也在默默“升级”。据洪山区广埠屯工商所负责兰普电脑城的工商人员介绍,眼下,兰普电脑城卖手机的商户已很少,大多都开始卖软件、游戏等,传统电脑城正在变身“智能城”。
 
  资讯广场的徐经理也告诉记者,这里除了经营手机电脑外,还有很多智能产品:既有可以进行早教的机器人,也有智能垃圾桶、扫地机器人,还有智能无人机等。
 
  相关报道:电商冲击实体经济? 马云:互联网不应成替罪羊
 
  “实体经济一直很难做,互联网不是替罪羊,不应该成为替罪羊!”针对电商冲击实体经济的言论,2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2017IT领袖峰会上演讲表示,互联网的出现将使社会和经济变革的速度越来越快,曾让广东制造业引以为傲的标准化和规模化将成为未来新制造的麻烦。马云提醒“要引起高度重视”。
 
  去年12月,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格力电器(000651,股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明珠等三个中国实体经济企业代表在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中一致同意“虚拟经济过火”是影响目前实体经济衰退的因素之一。其实,此前关于电商冲击实体经济的相关讨论一直不绝于耳,这场“对话”将“虚拟经济冲击实体经济”之争推向高潮,引起广泛关注。
 
  “虚拟经济的主要主体是银行、金融界,互联网不是虚拟经济,而是虚实结合的经济。”在马云看来,企业做不好不能怪互联网,“互联网不是替罪羊,不应该成为替罪羊”,但是该淘汰的必须淘汰,不能说一边转型升级,一边还要保护落后的行业。他同时强调,现在互联网经济也不一定做得都好,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做得好是因为有核心竞争力,如果没有核心技术,只是靠规模,无论是互联网经济还是实体经济都会倒下。
 
  在演讲中,马云将其此前提出的“五新论”(即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和新能源)又重新阐述了一遍。关于“新制造”,马云认为,广东制造业在未来十年至十五年,受到的冲击远远超过长江三角洲,“因为这儿(广东)一直以来以加工、标准化、流水线为主,这要引起高度重视”,马云说,未来的制造业讲究智慧化、个性化和定制化,“你原来的标准、流水线、集装箱,一切都会成为麻烦”。
 
  马云表示,未来二三十年是互联网的时代,社会和经济变革的速度会越来越快,“大家都应该思考,如何应该利用互联网,把这些东西做得更好”。在马云看来,未来的三四年,世界不属于互联网公司,而是属于那些用好了互联网技术的公司